未分类

私人樱桃影院最新地址入口

其实卫宸并不那么在意暖玉是否在京城扬名。可是楚老将军和楚小将军却十分在意,言楚家小姐,不能不声不响出嫁。

而以他卫宸如今小小的名声,娶个一文不名的姑娘,也难堵天下悠悠众口。所以虽然希望暖玉无忧无虑,只在他的庇佑下快乐而活,可有时候,卫宸却不得不妥协。

刚刚想着不顾一切带暖玉回去,今晚便拜堂成亲。

可也只是他的奢望罢了。

楚家父子必定不会放人的。

既然一定要扬名,那便大大的扬名。到时候认不认暖玉,便由不得楚老夫人了。“……会不会连累二哥?我是说如果我是玉言公子弟子的身份大白天下,会不会连同我的身世一同暴出……到时候,会不会牵连二哥?”暖玉是不怕的,她出身便是如此,也没什么好遮掩的。

何况这世上,纸永远包不住火。

事情败露,她可以躲在院子里不出门。任外面怎么说她,她都不疼不痒,可是卫宸确需要在京城行走,而且以他如今的身份,少不得要和那些官员打交道,到时候事情传出去,坏了他的名声。卫宸却是笑了。“你便不担心连累你的父亲和祖父?”

“父亲和祖父不会在意的。反倒是老夫人,怕是会更加恨我。”

楚家父子都是那种大大咧咧性子的人,楚文靖执意要认下她,便已经想到她的出身终究瞒不住。

至于楚老将军,久经杀场。按了楚老将军的话说,死人堆里滚上几滚的人,几句非议罢了,伤不了楚家根基。

“你啊……看着傻乎乎的,实则什么事情都想的通透。”卫宸调子纵容的道。

可不可依旧这样

什么叫看着傻乎乎,暖玉觉得自己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,都是个聪明姑娘。上辈子虽然蠢笨些,上了计宏礼的当,不过后面她活的挺明白的。至于今生,六岁时候便给自己找了个大靠山,而且这靠山出乎意料的能靠一辈子,她哪里傻乎乎了。不过卫宸语气那么温柔,她便不与他计较了。

“今日这件事,我总觉得不会这么轻易的便了结啊。苏婉看起来是个固执的……二哥,我的些担心。”

“担心什么?担心二哥会中计。你放心,如果她敢算计我,我会狠上十倍反算计回去。

她若执迷不悟……反正我自有法子应对。”逼他太甚,深更半夜的派人去拿小刀比划几下吓她一吓也不算多大的事……至于楚老夫人,卫宸还真不怕。

左右有楚家父子应对呢。

这京城看似天下太平,实则局势嘛……说出来无非四个字,各自为政。都想着窜上去,又都怕对头窜上去。所以,他出现的时机刚好。

他不属于任何京城已有的势利,这样皇帝用起他来,才放心,才安心,才觉得顺手。

可他同样要面对诸势利的拉拢,奉承,甚至是谋害。

可以说在京城,他步步为营。

一不小心,便万劫不复。以他如今的地位,出了事,皇帝多半会冷眼旁观。所以他要继续向上爬,他要到达一个皇帝不舍他,群臣不敢轻易算计他的位子。

到了那时,他才能夸下海口,才能保暖玉无忧。在那之前,暖玉总要自己成长起来,要强大些。虽说如今有楚家父子护着,可她的身世毕竟是软肋,若有人以此为要挟,楚家父子虽不至于毫无办法,可终究会束手束脚。虽然心疼暖玉要自己面对这一切,可这时候卫宸也只能强掩下心疼,一脸笑意的和她说些轻松的话题。

“我是不是拖累二哥了……”暖玉语气有些低落的道。

她不傻,知道自己的身份,不管是对楚家,还是对卫宸来说,都是个短处。

若被人抓住这点大做文章,终是个隐忧。“傻话。我们之间,何至用到‘拖累’这个词。你在二哥心里,永远是最重要的。从你六岁开始,二哥便告诉自己这辈子都要护着你。如果有一天你不需要二哥护着了,二哥反倒不习惯。你只管安心呆在拢月轩,经此一闹,想必楚老夫人最近一阵子也没心思与你为难了。只等玉言到访便好……”

暖玉点头。

说完了正事,卫宸有些蠢蠢欲动。

要知道二十不到的年纪,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。

像卫宸这样年纪的,大多都娶妻了。如果暖玉再大几岁,卫宸也早就不顾一切把暖玉娶过门了。

奈何啊。

有道是他生她未生。他足足大了她六岁。

幸好,幸好她生他未老。这么一想,老天待他还算不薄。不能娶进门夜夜搂在怀里,偶尔抱一抱总是可以的。

卫宸向来信奉心动不如行动。所以下一刻,暖玉便红着小脸被卫宸不由分说揽进了怀里。把暖玉的小脑袋压*在自己怀里,卫宸长吁一口气。他从见到暖玉就想这么做了,可被楚家上下搅和的足足耽搁了半个时辰。

淡淡的香气萦绕,卫宸的心忽的便安定了。

暖玉从小到大的味道,卫宸都十分熟悉。小时候闻上去,总有股甜甜的味道,这归功于暖玉嗜吃点心。

那时候他便有种冲动,想要把小姑娘抱在怀里啃上几口,尝一尝她的味道是不是也如点心那般香甜软糯。

长大些,她身上味道似乎淡了些,甜香也成了淡香。这味道便更得卫宸欢心了,他倒不想啃她了,倒是越发的想把她抱进怀里,然后贴近些嗅一嗅……只是兄妹的枷锁像坐大山,常常压得卫宸喘不上气来。

卫宸回想着自己的心路,从最初的抑制到如今的放纵沉迷。

他仿佛梦呓般轻叹。

“娇娇儿,我们是不是真的上辈子纠*缠不清,所以这辈子继续纠*缠着。”

暖玉闷声回道。“……一定是我上辈子欠了二哥的,所以才被二哥这般欺负。二哥,你轻些,我都不能喘气了。”

卫宸:“……”煞风景的丫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