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免费色情软件下载

“呵!谁知道你是不是专门来帮皇后说话的!”也有人小声嘟囔道,“她贵为皇后,为边关将士送点钱又怎么了!这不是应该的吗!一个个的还跟疯了似的去夸一个女人。”

“女人怎么了!”那人以为没有人听见,可是偏偏就被出门买酒的景真公主听见了。

景真公主离开皇宫之后,跟随德太妃住在宣王府,整个人比起以往变得更加张扬不拘,脾气怪得德太妃恨不得一直将人锁在宣王府直到她嫁人。

可是景真公主哪里愿意,原先就讨厌那种关在金笼子里的生活,现在能够过得更加自由,哪里还会委屈自己。

所以即便是德太妃约束了约束,她仍然会时不时让自个儿婢女瞒着德太妃出来偷喝个酒什么的。

对于虞子苏这个七皇嫂,景真公主之前只是觉得有点钦佩她居然可以和七哥订婚还不怵他。

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不管是连家谋反,还是战事突起,亦或是她的人从不同渠道查到的各种事情传来,景真公主那是对她打心眼里佩服。

虽然她被她母妃护着避到了那些事情之外,可是不代表她一无所知,相反,从小内心叛逆张扬的她,对那些事情,看得比谁都要清楚。

当初她七哥让七嫂干政的时候,她就差没有拍手叫好了,本来嘛,那些老头子老古董凭什么看不起女人?女人怎么了!也不看看,现在景国如今这副模样,她七皇嫂一个女人出了多少力气!

“呀,是景真公主啊,公主今儿个是又来买酒的吗?”飘香楼的小二随着景真公主一句冷喝,急忙反应过来,上前接待景真公主,也想要趁此打破眼前的沉凝局面。

可惜的是,景真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自以为是偏偏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,觉得别人的付出都是理所当然的人,所以她冷冷盯着那个缩在了后面的男人,根本就没有理会店小二。

店小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这都是什么事儿啊!

笑容好甜

虽然现在当今圣上是曾经的七王爷,说起来景真公主也没有什么实权,可是架不住现在景国就一个景真公主啊!

更何况皇宫对宣王府的看重从来都没有少,而景真公主虽然很少前往皇宫走动,可是所有人都知道,宫中那位皇后娘娘往宣王府赏赐东西时,从来没有忽略景真公主。

“我……我又没有……说错!”那人被一个女人逼得不敢说话,觉得有些没有面子,于是反驳道,只是到底在景真凌厉的目光下有些心虚,说得磕磕巴巴的。

“呵!真是一群败类!”景真冷笑一声,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拿起桌子上的凉茶就泼到了那人身上。

“泼得好!”

从旁边走出来一个浑身利落干练的女子,正是跟温文越谈崩了的简琦涵,她才刚刚醒过来,结果却因为温文越要负责的事情两个人闹得不欢而散,于是又来飘香楼这样的人流云集之地探探梅阁的风声。

哪知道却听见了这人无耻的言语。

简琦涵随手挑起一个杯子就砸在了那人头上!

对上景真公主有些疑惑的目光,爽快伸出手道:“在下简琦涵。”

“少庄主?”景真当然知道她是谁,当初还在温右相的葬礼上见过,只是没想到才几个月没变,这个原本沉稳的人似乎变了不少。

简琦涵点了点头,她原本就因为温文越偏要负责的事情弄得有些窝火,看见这人凭着自己的想法胡乱猜测别人的作为,心中就更是烦,所以才失了态。

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,又将目光落在了一开始说话的那人身上。

那个人不认识简琦涵,可是认识景真公主,所以被两个人整治了一番之后,一句话也不敢说,灰溜溜地缩在原地。

“你们的皇后娘娘为了景国劳心劳力,怀着六七个月的身孕不仅仅要操心边关的战事,还要忧心景国几百个郡县的事情,不知道这些日子吃了多少苦,可原来你们就是这样想她的!”

简琦涵原本对虞子苏的感情极为复杂,毕竟她是知道温文越喜欢虞子苏的。可是这一刻,同为女子,她却是为虞子苏觉得深深不值,然而心中,对虞子苏的感觉越发难以描述。

刚刚醒过来就和温文越闹了一场,简琦涵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休息,现在只觉得头脑发昏,胸口有些刺疼,简琦涵回过神,看了一眼众人,突然觉得真没意思,最后对景真公主点了点头,缓步离开。

她得在温文越找到她之前,再好好想想,顺便联络一下简水山庄在京都的负责人。

景真公主翻了个白眼,冷声笑道:“一群白眼狼!”这话说得可一点也不留前面。

飘香楼大堂中一片寂静,没有人再敢讨论此事,掌柜的赶过来的时候正好听见景真公主嘲讽的话语,他快要给这位姑奶奶跪了。这姑奶奶每个月拿的酒钱不少,可在他这飘香楼闯的祸也不少啊!

景真甩了一锭银子给小二,自己提了一壶酒就走,只冷冷扔下一句:“晦气!”

小二:……

掌柜:……

莽汉:公主真他妈牛逼!

德太妃得知飘香楼发生的事情,差点昏倒到佛堂,好在萱王妃眼疾手快,急忙将人扶住。

“景真人呢!她人呢!”德太妃气道:“我早就知道她性格古怪,也知道她敬佩皇后,可是再怎么看不惯人,也不能一点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啊!她这是不想成亲了吗!”

曾经偶然得知小姑子想法的萱王妃心底一个咯噔,急忙道:“母妃别急,儿媳已经派人去找……”

“不用找了,景真进宫去了。”夜文颐得知事情之后,就派了人去找景真的下落,他走进屋子里,看着德太妃,有些无奈地道:“母妃,儿子没能将景真拦住。”

德太妃想起前些日子景真的胡言乱语,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,一下子没了力气瘫倒在萱王妃的怀里,整个宣王府乱作一团。

而现在,那个将宣王府闹得不宁的罪魁祸首正窝在凤栖宫中。